宦海弄潮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一直捱到了可闻清脆鸟鸣的后半夜,因这具身体原主人过去二十年的记忆一窝蜂涌出而被迫昏厥的宋琅方才复转醒。https://

  </p>

  在大概消化掉了这一份漫长,琐碎,并且陌生的记忆之后,靠坐在床头的宋琅才总算是明白了自己当下的处境,一时间竟情不自禁地生出一种恍若隔世之感。

  </p>

  两世为人的记忆交错在一起,让他一时间有些迷惘。

  </p>

  到底当下所发生的一切是梦,还是之前的那三十七年是梦,这个问题恐怕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总之,他当下唯一能够确定的是,如今的自己虽然还叫宋琅,但已不再是原先那个乐善好施的慈善家,而是嘉国国君的第四子,当朝的陈王!

  </p>

  他的母亲乃是前朝陈国的皇女,在二十年前生下他后,便撒手人寰,匆匆离世,故而原本的宋琅对她也无丝毫记忆,不过这位素未谋面的母亲虽未留下一张半张的画像以作追思之用,却留下了两个人照顾他。

  </p>

  一位,就是如今府上的老管家,已近花甲之龄的老人梅若水,他一般称其为“梅伯”,而另一位,就是翠绿屏风后,在小榻上正睡着的,自己的贴身婢女,梅清秋。

  </p>

  这位温婉知性的梅姐姐比他大七岁,今年他二十,而梅清秋却已是二十有七,也正是因为从小就是她在照顾自己,故而宋琅并不将她当做普通的下人来看待,再者双方的关系如果放在其他地方,也多少会默认为他将来的妾室,只是原本的宋琅一向不喜欢她苦口婆心的规劝与管教,故而时常与其产生争执。

  </p>

  说是争执,起先往往都是梅清秋如半个母亲一样耐心地劝说他不要沉溺于玩乐,而他则犹如一个叛逆的孩子,朝对方大声呵斥,乃至于出口成脏不说,生起气来,夺门而出也不是罕事,而到最后都是梅清秋一个人暗自抹泪,到了第二天,还是继续无微不至地照顾着他。

  </p>

  除开这两个自小在身边照顾自己长大,已算是亲人的人外,乖巧懂事,忠心耿耿的小少年梅晨则是在三年前才被卖进陈王府为奴,最早本是老管家梅若水的一时心软,再者老人家年纪已经大了,而王府未来总归是需要新人,买下还是个半大孩子的梅晨,便是作此想。

  </p>

  至于那正值壮年的马卫,虽是半年前才刚刚入府,却因常陪他去烟花柳巷寻欢作乐而与先前那个宋琅十分投缘,乃至于日常进出府邸,身边都是由马卫陪着。

  </p>

  以上,便是这座陈王府中,除他自己以外的全部人手了,这对于一国亲王而言,着实是有些寒碜和凄凉,不过也是没法子的事,嘉国一共有九位亲王,其中就属他的爵位最低,月俸最少,能够维持起整个府邸的日常运转,供他挥霍之余,逢年过节在送礼还礼一事上还能不丢面子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记住网址https://m.biqugela。com

  </p>

  嘉国严令禁止皇亲国戚,朱紫公卿们私下经商,而他又无母族可以依靠,想偷偷做点事都没本钱,所以相对而言,自然是要潦倒许多,这一点,从梅清秋身上就能看得出来,其他王爷家的贴身侍女,哪个不是穿金戴玉,全然不输富贵人家的小姐,但梅姐姐身上不但没什么值钱的饰物,就连衣服也都是些旧物。

  </p>

  想到这,宋琅不禁重重地叹了口气,别说是亲王了,哪怕一地富商都没这么落魄的,何况自己都已经这么惨了,竟还有人要害自己,这却是让他无论如何都想不通的事。

  </p>

  原主人留给他的记忆很是零碎,需要他好似拼图一样去拼凑起来,尤其是离现在越近的记忆,反倒越是模糊,勉强回忆起一点,昏迷前的最后一个画面,就是被人从后面用帕巾捂住了嘴,大概是蒙汗药一类的东西吧,所以自己没怎么挣扎就失去了意识,再醒来时,就已经在这里了。

  </p>

  如果自己没猜测错的话,那个真正的陈王宋琅,应该是已经因此而死了,自己不过是鸠占鹊巢罢了,但总归是老天可怜,让自己又重活了一回,无论如何,这一次,自己是绝不可能再重蹈前世覆辙了。

  </p>

  心里这么想着,宋琅的脸色渐冷,眼瞳之中凶光内敛,犹如一头潜伏在黑夜之中,正待狩猎的凶恶老狼,已全然没了当初那个滥好人的半分影子。

  </p>

  这种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的变化,究竟是好,还是坏,或许最后只能用时间来证明。

  </p>

  忽然间,原本就睡得极浅,在隐隐约约听到了一声叹息后,骤然惊醒的梅清秋迅速下了榻,竟连单衣也来不及披上,便绕过屏风,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

  </p>

  二十年来,她已经养成了习惯,宋琅房间里任何一点细微的小动静都足以弄醒她,不过她依旧担心是否是自己的错觉,不想惊扰了宋琅,所以她只是试探性地小声呼唤了一句。

  </p>

  “四郎?”

  </p>

  这是一个很合乎规矩的称呼,宋琅行四,而双方在名义上虽是主仆,但因为关系亲近,故而私下里梅清秋都是以四郎相称,只有在外才会称呼“主子”或是“四爷”。

  </p>

  宋琅回过神来,两世被害所积攒的怨气往里一收,扭过头去,望向了黑暗之中,那隐约可见的曼妙轮廓,不过他的心中却未升起丝毫淫邪之念。

  </p>

  梅清秋让他想起了自己还在孤儿院里的时候,也曾遇见过这么一个大姐姐,她当时是附近大学的学生,利用课余时间来孤儿院做义工,对自己很是照顾,不光是经常给自己带些美味的零食,而且时常会赠予自己一些书籍,教导自己要与人为善,将来一定要做个好人。

  </p>

  她就像是一道温暖的阳光,照亮了宋琅整个童年,也正是因为她的存在,宋琅在长大后才没有变得偏激或是堕落,并且在拥有了一定财富之后,甘愿投入自己全部的热情去做慈善,回馈社会。

  </p>

  只可惜,天不怜好人,等到宋琅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罹患癌症,病入膏肓,哪怕有宋琅的全力资助,可在几次化疗后,终究未能撑过去,很快便离世了。

  </p>

  当时他哭了整整一天,之后得有小半年都未缓过劲来,如今再看到同样是自小便悉心照料“自己”,甘愿独自吃苦受累,穿旧衣,用旧物,一枚铜板掰成两半花,却从未让他这个主子过得有多窘迫的梅姐姐,不禁生出一股又逢故人的怜惜感,记忆里的两个人影重合在了一起,帮助他一下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宦海弄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林北辰墨轻舞只为原作者柳生如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生如梦并收藏宦海弄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