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贵女有点冷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郑家老屋的门外围满了人,大都是听到动静跑过来看热闹的,虽然不管郑大福还是郑丰年兄弟们都很不欢迎他们,但乡里乡亲,他们也不好出言驱赶。https://

  再说,村里存不了事,不管想不想被人知道,郑玉莲和朱大郎的这件事反正是已经在村里传开了,如今再多一桩李氏被亲家推搡摔倒,不管是动了胎气还是已经小产的事故,似乎也没啥好隐瞒的。

  反正家里这么大动静,就算想瞒也瞒不住。

  云萝慢悠悠走到的时候,郑大夫正在给李氏诊脉,被屠六娘请来的刘氏和吴氏却并没有搭手照顾李氏,而是在正屋东间里伺候孙氏换衣裳。

  孙氏中气十足的骂声从东间传出来,“糟瘟的混账东西,撒野都撒到我老郑家来了!我家花儿一样的大闺女嫁给你个死了老婆的鳏夫,你不晓得好好待她也就罢了,竟还祸害到长辈的头上来,老天爷迟早落个雷下来劈了你们!”

  虽然瘫了一年多,但孙氏也只是瘫了而已,身体的其他方面反而因为好吃好喝的养得倍儿健壮,即便隔着窗户和门,骂声也丝毫不见虚弱。

  然后听见一个陌生的女声说道:“千错万错都是我家大郎的错,请大娘消消气,别气坏了身子。”

  这应该就是朱大郎的亲娘,郑云兰的婆婆了,也不知是本性如此,还是自觉理亏,声音软绵绵的似乎没什么底气。

  云桃踮着脚尖往里面看,又转头问云萝,“三姐,我们不进去看看吗?”

  她们现在站在靠近大门口的角落里,连身旁凑热闹的乡亲都没怎么注意到她们。

  云萝摇摇头,“看看就好,不要参与进去。”

  看热闹和被人看热闹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体验。

  云桃倒是没有想这么多,但听云萝这样说,就悄悄的往屋里钻了一会儿,很快又钻出来,跟云萝轻声说道:“刚才我走后,爷爷打了小姑一个大耳刮子,奶奶心疼小姑,着急下直接从床上滚了下来,把手掌和额头都摔破了。”

  老两口对郑玉莲的宠爱,在过去的十几年里云萝一直深有体会,因此郑大福终于忍不住的动手把他小闺女给打了,就不由得让人觉得惊讶。

  这个小闺女多宝贝啊,二十一岁了还挑三拣四的养在家里,哪怕失了清白,坏了名声也一门心思的想要给她寻个好人家,嫁个好郎君,怎么也舍不得像李氏那样给郑云兰找了个鳏夫。

  结果,郑玉莲还就跟这个鳏夫勾搭上了。

  不,朱大郎如今也不能被叫鳏夫了,因为他已重新娶妻,又有了媳妇。

  “玉莲真是越来越胡闹了,之前她娘给她挑的那么些人家,哪一个都不必朱大郎差许多啊,她眼界高看不上,结果现在竟然跟自己的侄女婿……也不晓得她是咋想的。”

  “真是不害臊,这要是我家的丫头,我宁愿压着她到山上去做姑子,也不会再养她在家里丢人现眼。”

  “就是苦了云兰,那丫头虽然前两年一时想不开做了件坏事,但也只有那一件不好的事而已,之前之后都还算勤恳,替她爹娘在村里照顾老人,出嫁后也相夫教子,没有亏待前头留下的两个女儿。”

  人们总是健忘的,因为眼下的郑云兰受了委屈,就不由得开始对她心生怜惜,对她之前所做的错事也不觉得有多么的不能原谅了。

  郑大夫从东厢上房里出来,顿时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竖起了耳朵,并听见他老人家说:“丰年媳妇年纪不轻了,本就怀得不大稳当,这一惊一闹一摔倒,胎就没有坐住,已经落了。”

  当即有人“哎呦”了一声,直道可惜。

  刘氏和吴氏手忙脚乱的给孙氏收拾干净,从东间出来就听见这话,妯娌两不由对视一眼,然后转身去看望李氏了。

  不管妯娌间的感情交情如何,李氏又是长嫂,出了这样的事,刘氏和吴氏自当要去慰问一声,顺便帮她把身上沾满了污血的衣裳换下来。

  但要说多伤心难过,那是没有的,不说刘氏和吴氏,就是李氏这个当事人,也不过是有些可惜而已,更多的反而是愤怒。

  这个时代,尤其在乡下,孩子出生后夭折的人家不知凡几,像郑丰谷兄弟三人下面的孩子至今没有一个折损才是十分的难得。想当年,郑大福和孙氏也是死过孩子的,郑二福原本还有个小儿子,但胡氏在临盆的时候难产,差点一尸两命,那个孩子生下来哭了一声,然后就没了。

  李氏如今有儿有女,连孙子都有了,对肚子里那个孩子还真没多看重,但再不在意,这样轻易的没了还是有些难过。最主要的却是,她是因为被亲家推倒才会掉了这个老来子。

  朱家人在听到郑大夫的话后就变了脸色,朱老爹忽然伸手就打了朱大郎一个耳光,押着他跪在郑大福和郑丰年的面前,说道:“事情全因这个畜生而起,大伯和亲家不管是要打还是要骂,我都没有半句话能说。”

  朱大娘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却又缩了回去,只是看着被他爹押在地上的儿子,既心疼又无奈恼恨。

  郑大福额头上的皱纹似乎又新增了两条,坐在凳子上,脊背却往后驼出一个罗锅,闻言便深深的看了朱大郎一眼,然后转头跟郑丰年说:“这是你女婿,你觉得这事该咋处理?”

  郑丰年看了他爹一眼,神色中有些踌躇,小心问道:“爹以为呢?”

  郑大福敲了敲桌子,不悦的说:“我在问你,你倒反而问起我来了?”

  郑丰年又往郑二福那边看了眼,低头沉吟半晌,说道:“云兰虽受……受了委屈,但眼下她的事反倒不是最要紧的,最要紧的还是玉莲。她……她那样,眼下也没几条路好走了,要么让她老死在娘家,或出门做姑子去,要么带着肚子赶紧嫁了,要么把肚子打了之后再赶紧嫁出去。”

  郑大福的表情又羞又气又悲痛,抬手又在桌子上拍了两下,说:“我问你咋处理你女婿,你说玉莲干啥?”

  真是一句句都在戳他的心!

  郑丰年飞快的看了眼他的脸色,垂眸说道:“如今两人也算是密切相关,且不论大郎做出这等混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农门贵女有点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林北辰墨轻舞只为原作者诺诺宝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诺诺宝贝并收藏农门贵女有点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