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万不可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翁媪不好跟着骂, 只能道:“这,恐怕是还在气头上。且再等等看吧, 孩子满月的时候总是要请的吧?”

  长公主叹了口气。

  晚上萧谡见着冯蓁时,她正坐在镜前描花钿。

  “大晚上的在干嘛?”萧谡站到冯蓁身后道。

  “这两天刚制出来的油胭脂, 我试试新的妆容。”冯蓁道。

  萧谡颇为担忧地看着冯蓁, 这人不振作不行, 振作得太快那也叫人焦心。

  冯蓁在镜中对萧谡笑了笑道:“殿下怎么知道我会问你要血啊?”

  萧谡往前两步,靠在墙上正面看着冯蓁道:“从小是她带着你,冷暖病痛都是她照顾, 即便如今生分了, 可你总是舍不得她不好的。”

  冯蓁收敛了笑容, 搁下细尖笔, 垂眸看着妆奁上落下的胭脂粉,看着那圆管笔滚落地上也没弯腰要捡的意思, “我知道这样不好, 受了气不说,还要叫人瞧不上,可是有些情总是要还了, 自己心里才过得去。”

  萧谡弯腰拾起刚才滚落到地上的笔,用旁边的布巾擦了擦,“想画什么,孤替你描如何?”

  冯蓁摇摇头,朝萧谡嗔了一眼,“殿下若是画得不好, 就是对不起我这张脸,可若是画得好了,我又会怀疑殿下是不是在别的女子身上练过手。”

  萧谡被冯蓁给逗笑了,刮了刮她的鼻子,再把笔放回了冯蓁的手中,“好了,情还了有些人和事儿就别放在心头了。”

  “哪有还得完的情。只是……” 冯蓁叹了口气,“她那般选,也是怕闹了出去影响蒋琮将来的仕途吧。”强逼妻妹和与妻妹通0奸那可是两码事儿。

  “蒋琮不会有任何仕途。”萧谡道,“冯华算是白做了小人。”

  冯蓁笑了笑,“那我就放心了,总不能一点儿气都不出,那样真是要憋死人的。”

  萧谡弯腰将冯蓁抱起来,往床榻走去,却并没行往日的亲昵之举,只看着她的眼睛道:“幺幺对不住,那日孤不在城里。”

  冯蓁圈住萧谡的脖子道:“没人能无时无刻陪在谁身边,我也没法子把殿下装兜里。”现如今她再没有本钱离开萧谡,第五颗仙桃估计得狗年马月才有成熟之望了,所以冯蓁决定好好笼络住萧谡,说些好听的话哄着他也不费钱。

  至于在不在身边什么的,他又什么时候在过呢?

  冯蓁暗自发誓,这一次就是天王老子要死,她也再不会为任何人付出仙桃了。

  “孤有些担心。”萧谡道,因为冯蓁实在是太过于宽容了,这跟以前那位动不动就使小性子的小女君可真是判若两人了。

  “担心什么?我如此善解人意不好么?”冯蓁讽刺地笑了笑,“殿下这是嫌弃我没跟你闹腾么?”

  “幺幺。”萧谡无奈地低低地唤了一声。

  冯蓁想来都觉得自己可能是天煞孤星命。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那都是被背叛,被遗弃的宿命,怎么躲也躲不开。身边的人,萧谡、冯华、长公主哪一个不是在指望她退让,指望她无私奉献,她就只是个工具人而已。

  她现在很是理解当初的二十郎了,那得是多绝望才会想要那般去抗争,宁愿死也想离开啊。

  “殿下,你能帮我个忙么?”冯蓁问。

  “你说。”

  “把风吹花找回来吧,如果二十郎还喜欢她,送他们远走高飞行么?”冯蓁道。

  萧谡只觉冯蓁这个要求莫名其妙,“怎的突然想起他了?”

  冯蓁垂眸,“只是突然觉得他同我一般可怜。”

  萧谡紧了紧抱着冯蓁的手,“幺幺,你还有孤。”

  有个头啊,你这是忘了你过不久就要跟别的女人成亲了么?冯蓁敷衍地点点头,“二十郎也只有风吹花了。”

  萧谡故意逗冯蓁道:“你这是拿风吹花比孤?”

  冯蓁嘻嘻地笑出声,“殿下就知足吧,至少风吹花可没跟别人定亲。”

  行,还知道挑他的刺儿,萧谡就放下半分心了。“她这虽然没成亲,但跟成了无数次亲有什么区别?”

  无数次?冯蓁在心里默默地为风吹花点了支蜡烛。“殿下,你说如果找回风吹花,她和二十郎还能再续前缘么?”

  萧谡不吭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情绪和想法,他不是神仙也猜不到那两人最终会是如何?

  “那殿下把你我二人代入,你觉得会如何?”冯蓁这是闲得无聊乱找话题。

  “你这是觉得孤现在不会收拾你是吧?”萧谡佯怒道。

  冯蓁白了萧谡一眼,“那我这样问吧。如果有一日我嫁给了其他人,殿下和我还会有破镜重圆的机会么?”冯蓁感觉这个可能性挺高的,既然萧谡另娶,长公主也不会允许她不嫁人,这不还有个严儒钧么。她若真嫁了……

  “孤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幺幺。”萧谡替冯蓁盖好被子,“行了,别问了,你再问下去,孤这心快受不了了。”

  冯蓁吃吃地笑起来,萧谡的话,她听听也就算了。

  何敬到城阳长公主府时,冯蓁正在水榭里观舞,十个身姿窈窕、脸庞净白的妖娆舞姬正随乐起舞。

  “你倒是好兴致,自个儿观起舞来了,怎的不备些酒菜呢?”何敬走进水榭道。

  冯蓁起身笑道:“她们的舞跳得软弱无力,全是些陈旧之姿,我看一看打算帮她们理一理,省得以后府里宴客出去丢人。”

  “却不知你还有此等闲情逸致。”何敬笑道。

  “找点儿事做呗。”冯蓁携了何敬的手往外走,“今儿是什么风把敬姐姐给吹来了呀?”

  何敬看着冯蓁的眼睛道:“你不知为何么?”

  冯蓁想了想,有些事儿也没办法装傻,只能道:“那你怎么看?”

  “我自然是一个字都不信的,就二哥那大胖子,能入得了你的眼?也就你阿姐当个宝。”何敬撇嘴道。

  “你这么说,是怕我不留你吃饭么?”冯蓁笑道。

  何敬叹口气道:“你怎么能跟没事儿人一样啊?”

  冯蓁终于耷拉下了肩膀,“那你要我怎样,成日要死要活,为那些莫须有的罪过抑郁终日么?”

  “那倒不是。”何敬笑道,“我原本还怕你想不开呢,所以想着来安慰安慰你。”

  冯蓁挽起何敬的手臂道:“敬姐姐,多谢你。”

  “谢什么呀,也帮不了你什么,只是府里那些人说话说得太难听,君姑又管不住他们的口。如今啊外面的人只怕都知道了,你要怎么办啊?”何敬替冯蓁担忧道。

  冯蓁却是天塌下来都不愁的样子,“外大母自会料理的。”

  “可那些人的秽言污语也太难听了。”何敬道。

  “所以我最近是不能出门了。”冯蓁依旧笑嘻嘻的,“敬姐姐若是能经常登门,想必对我的名声也能大有好处。”

  何敬道:“放心吧,我可不信那起子小人的话。只是没想到二哥竟然是那样的人,我现在看到他都直犯恶心。”

  冯蓁没顺着何敬的话骂蒋琮,说实在的她真是一点儿当事人的感觉都没有,对她而言,天翻地覆不过只因睡了一觉而已。至于蒋琮对她做了什么,冯蓁还真不知道。但她能肯定蒋琮应该是没碰到她的,否则她不会睡得那么死。

  只是冯蓁没想到何敬会为这件事专门上门来安慰她,她还是挺感动的。

  日子不管怎么难过还是欢喜,总是雷打不动会往前过。没过两日,征西大将军严儒钧就在京营誓师了,苏庆自然是跟了去,至于蒋琮还躺在床上动弹不得,这绝佳的赚资历的机会也就白白错过了。

  其实冯蓁还挺好奇严征西对她那“丑事”的反应的,可长公主没提,她也就不太方便问。反正谁知道严征西在战场上会不会有事儿呢,一切都得等他回来了才好议论。

  忙完了苏庆的事情,长公主才有闲心空下来处置冯蓁的这档子事儿。“明日,跟吾去一趟蒋府吧。”

  冯蓁一听就摇头道,“我不去。”

  “胡闹,你和你阿姐这么闹着算什么?叫别人看笑话么?一切都是有实那丫头闯的祸,要不是她口无遮拦,竟敢辱骂主子,能让那些人以讹传讹么?你忍得下这口气,吾可忍不得,总要让蒋府给个说法儿的。”长公主道。

  冯蓁笑了笑,“外大母该比我更清楚,这事儿能有什么说法儿?流言既然传开了,任你怎么澄清,他们只当你是心虚掩饰。所以有什么说法可要?”

  “那怎么可以,你以后还嫁人不嫁人?”长公主不是不知道,这种流言的确是堵不住也解释不清的,然则冯蓁和严儒钧的亲事却不能因为这个而不成。

  冯蓁无所谓地耸了耸肩道:“这有什么?不是还有元帕么?要真是不贞,休妻就是了。”

  “休妻?那你也得嫁得成才行。”长公主啐道。

  “嫁不成难道外大母还能缺了我一口饭吃?”冯蓁嘟囔,“大不了从今儿起我就饭量减半,菜量也减半好了。”

  “哎哟哟。”长公主被冯蓁气得胸口痛,但也没再提蒋府的事儿。她不是没有法子收拾蒋府,但冯华和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万万不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林北辰墨轻舞只为原作者明月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月珰并收藏万万不可最新章节